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-> 宁夏 -> 宁夏故事
飞针作画,绣出一束春光
2017-12-25   来源:银川新闻网   作者:闫茜

 

李夏音

 

刺绣作品《荷韵》。

 

刺绣作品《花语》。

 

衍生品——书衣。

  在前不久刚落幕的宁夏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上,一幅生机盎然的《报春图》悬挂在墙上,格外惹人注目。一朵朵红线秀出的梅花,怒放在枝蔓上,棕黑色的粗壮枝干,盘踞而出,真还以为是一幅水墨画,其实这是来自宁夏刺绣技艺非遗传承人李夏音的刺绣作品。

  A母亲的手工活打开了最初的刺绣梦

  2005年,刚下岗的李夏音在吴忠开了“巧儿刺绣坊”,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,凭借着这一门老手艺,在宁夏刺绣界树立了自己的品牌“巧儿”,并有了一席之地。“巧儿”,是李夏音母亲的名字,在她的老家陕西定边,刺绣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生活技能,也是一门生存之道。

  “我的母亲和姥姥都是村里有名的绣娘,因为手工活做得细致好看,大家都叫母亲‘巧儿’。”母亲手中的针与线,打开了这个懵懂女孩最初的刺绣梦,七八岁的李夏音经常趁着母亲外出的时候,拿起针和线,像模像样的偷偷绣上几针过过瘾。

  李夏音回忆,那时候,母亲有一个心爱的绣花布包,是姥姥留下来的“念想”,印象中这个布包从不离手,经常将贵重的东西收纳其中。布包上的装饰十分精美,周围是用碎布头拼成的图案,中间绣着一支色彩艳丽的牡丹。

  这个布包后来不慎遗落,母亲伤心了很久。当时,一粒种子就埋在了李夏音的心里,她暗暗发誓,有朝一日,也绣一个一模一样的布包。

  B2.5毫米的针考验绣工的心

  在许多人的记忆中,有这样一个场景:母亲坐在灯下飞针走线,时不时地把手里的绣针放在头发上蹭一蹭,然后再下针。“其实,这样的目的是为了让头油吸附在绣花针上,防止针生锈。”她说,绣针在刺绣中很重要,精于此道的人都非常在意自己的针。

  毫无疑问,刺绣是个很精细的活儿,而影响作品的关键便是针。现在的家用针线盒,即使是最小的针,也不能用在刺绣中。绣花针要很短、很细、很小,李夏音惯用绣花针仅有25毫米长,0.45毫米粗。

  李夏音介绍说,线也非常重要,要有色彩与光泽度,不然很容易随着时间渐渐褪色,同时,还要考虑线的韧性,一根线,往往要分成4到6根细线,非常考验绣娘的眼力和耐心。“沉不下来的人做不了刺绣,急于求成的人也成不了一个好的绣娘。”她说。

  C跟苏州绣娘取经

  宁夏人最常见的绣法有平绣、掇绣、打籽绣和乱针绣,虽然绣法独特,花样丰富,但依然有一定的局限性。“你会发现,北方人在香包、布鞋上最常用的是平绣,门帘、床单用掇绣,我们不太擅长在单层布上平绣,这是需要突破。”为此,2008年,李夏音专门去了苏州学习。

  为了学艺,李夏音在苏州最著名的绣品街住了两个星期。“看到别人的刺绣,当时就被震撼了,他们绣的鲜花栩栩如生,动物毛发根根分明,这是当时我所掌握的针法完全比不了的。”她说。

  李夏音像游客一样,看到别人在店里刺绣,便边交谈边偷偷学几招,半个月的苏州之行也算是满载而归,在日后的创作中她也有了自己的领悟。“过去,处理花瓣我只会用一两种颜色,现在一片花瓣运用的色彩就超过五种,需要表现层次与颜色渐变的时候,要用罩板花,做到严密合缝,不露针脚;表现草地、树叶茂密的时候,便会采用乱针绣法。”她说,现在自己的刺绣既保留北方的特点,也结合南方刺绣的细致和典雅。

  设计衍生品老手艺碰撞时尚

  月初,李夏音迎来了六位来自北京服装学院设计专业的90后学生。李夏音将自己的传统刺绣手艺,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,年轻人也将自己专业的设计理念,结合到刺绣技艺中,让老手艺和时尚擦出了火花。

  每天跟这些孩子在一起有说有笑,我感觉自己也年轻了,我们的传统技艺也得跟上他们的脚步,我们互为老师。”她说,过去,“嫁女儿”,绣品几乎是标配,妹妹出嫁的时候,自己和母亲不分昼夜,赶出了40多双手工绣花布鞋和鞋垫,100多个香囊。

  但李夏音发现,那些凝结着情感的传统审美,似乎显得有点“土”,与现代快节奏有些格格不入了。“另外,过去的几年,传统的刺绣却越来越落寞,这种境遇让我很担心。”于是,她开始了衍生品的研发,将刺绣元素搬到了挂画、手机壳、丝巾、手提包、服装和挂件上。

  最近,她又设计了几款带有宁夏元素的书衣和挂件,在年轻人的建议下,李夏音还把手工布鞋的材质换成更有质感的麻布,并加入绣花的元素。“我们刺绣这么好,过去做成鞋垫踩在脚底下太可惜了,它本身具有凹凸感和特殊的肌理效果,再加上图案色彩的变化,也是可以华丽转身的。”她说。(记者 闫茜 文/图)

【编辑】:荷蓬   【责任编辑】:荷蓬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宁ICP备16000719号-1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